当前位置:陕西11选5 > 新闻资讯 >
第二局和“危险的屁”搭伙成为杀手(3/24)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0-06-04 08:43
刘左就是用这种方式认识了危险的屁。在2002年2月15日地球人都该记住的这一天,刘左先是被公司开除,随后被房东逼租,在苦不堪言的情况下和冒名顶替的f5(实际上是那个名叫“危险的屁”的人)决斗。决斗的结果是刘左以微弱的优势胜出。虽然对方一直叫嚷“一分价钱一分货”,但他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刘左更厉害一点。用危险的屁的话来说:“你小子老是像鬼一样出现在面前,几枪就弄死了我。对了,以后你也可以像江湖上的人一样喊我‘阿屁’或者‘屁哥’。”刘左认识危险的屁究竟是福是祸只有上帝和我这个写书的人知道。当然我在这个地方不应该出现,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要提醒你关注这两个人物。我已经选中他们作主角了。第二天清晨,刘左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敲门声给吵醒了。他躺在床上,迅速罗列了一下不速之客的可能性:1.房东:昨天交了房租把他哄走了,大概不会这么快又杀回马枪。2.举重队mm:没告诉她自己的住址,估计她也没太大本事侦察到这里。如果真是她,那自己甘拜下风。就说自己老婆出差了,今天就回来。3.爸妈:爸妈最近一直参加老年国标培训班,似乎没有时间精力来这里参观检查。4.同事:自从上次生日聚会他们硬要来玩后,再也没人敢到这个脏乱差典型示范基地里来了。5.走错门的:这个可能性非常之大。自己接待走错门的人次按频率看成正态分布,个中缘由值得思考。6.外星人:这个可能性非常之小。自己接待外星人次数为零,不足为患。经过分析之后,刘左认定是走错门的,遂决定继续安心睡去。终于成为自由职业者了,睡到死都没人管啊。可是敲门的不依不饶,一声一声又坚定又耐心。刘左想,你跟我较劲?找错人了吧。又过了一会,刘左听见门口有个唐老鸭的声音在喊:“刘左!”刘左心想,我也不认识李扬啊,怎么找上门来了?开门一看,一个面色红润的陌生胖子站在面前,个子和刘左差不多,178cm左右。胖子一见刘左,激动得泪花都要出来了:“刘左,真的是你?”刘左说:“我早上起床路过门口。我还没刷牙呢。”说罢就要关门。那胖子手疾眼快顶住门道:“别开枪……队长,是我!我是‘危险的屁’,江湖人送匪号‘屁哥’的就是。”刘左呆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倒是胖子屁哥自顾自地走了进来,边走边道:“你这边蛮好找的。昨天你一提起我就知道我来过这附近。呦,房间满干净的嘛。你小子会生活。什么,我来干吗?”“呵呵,”他笑道,“经过昨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也就是我们作为枪手的那场决斗后,我觉得我们情投意合,特地搬来和你同居的。”说着他把自己的大包打开,一样一样从里面拿东西出来。那包看上去不是特别得大,但屁哥一样一样拿出来,仿佛总也拿不完一样。刘左呆呆看着他拿出了牙刷、毛巾、鞋油、眼药水,键盘、机箱、显示器,塑料m4玩具枪模……最后他竟然还拿出了一个小型吸尘器。屁哥一边拿一边说:“以后我就住在外间怎么样,你这房子蛮大的。”刘左说:“你误会了吧,我不是玻璃。”屁哥抬起头看着他,忧郁地问:“你真的不是玻璃吗?”刘左说:“不是。”屁哥忽然笑了起来:“那我就放心你不会骚扰我了!哈哈,肯定和老子一样喜欢泡妞。”刘左说:“我看我们除了都会打cs,也没啥其他共同点了。”屁哥点点头说:“这样好,互补性格,又有相同点可以沟通。”刘左真的要晕了。他有些口吃地问他;“你干吗要搬来和我一起住?你自己没家吗?”屁哥长叹一声道:“说来话长,因此长话短说。有关我的事我们日后再说。我只问你,你看过‘黑超二人特警组’没有?”刘左说,没看过,怎么?屁哥说:“那你看过《绝代双骄》没有?”刘左说,听说过没看过,怎么?屁哥说:“那福尔摩斯和华生的故事你总该知道吧?”刘左说,听说过没看过,你到底要干吗?屁哥说:“我长这么大见过没文化的,但像你这么没文化的,我头一次见。”刘左说:“**你这人屁话真多。问你个最简单的——你知道combin语言吗,知道怎么用c+编程么?你到底想说什么快说!”屁哥说:“让我们成为生死搭档,成为出没各大服务器的杀手。”刘左说:“为什么?”屁哥说:“两个人路子就更广些,能接的活儿更多些,拿的钱也多些。虽然你目前是25块钱的小脚色,但由大哥我带带,很快进入50块钱的级别也说不定喔。”刘左看着屁哥拿着口杯和牙刷走向卫生间,绝望地问道:“你真的要和我住一起吗?”屁哥说:“是的。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嫌弃你的。我屁哥也是出来混的人,知道做事的原则。”刘左再一次深深感受到人生福祸无常、难以预料。他伸出中指,对天骂道:“天妒英才!”与此同时,屁哥在卫生间里开始响亮地小便。2002年2月15日确实重要,除了刘左的人生彻底改变外,在地球的另外一个地方发生的另外一件事情也改变了另外一些人的命运。说来也巧,这事一部分发生在北京,可另一部分却落在南京新闻资讯,发生在离刘左同志的居住地仅咫尺之遥的一个网吧。这就是网络时代的好处新闻资讯,一件事还非得分两处发生——简单地说新闻资讯,就是两支cs战队之间进行了一场比赛,所谓cs战队就是指一群志同道合的cser组建的队伍,队员之间经过训练可以互相配合。其形式大概相当于篮球队或者足球队,只不过不是传统竞技方式而是电子竞技。两支队伍可以进行比赛,胜负的决定由选择的地图决定。比如放炸弹类的地图,如果匪徒在规定的时间内将炸弹放在指定地点引爆,则胜,反之则输。又比如救人质类的地图,只要警察在规定时间内救出指定地点被囚禁的人质就胜,反之则负。另外还有匪徒逃跑、警察护送vip离开危险地带等地图。对于不爱好cs的人来说,战队比赛只不过是一群傻瓜在做愚蠢的事情。但对于热爱cs的人来说,比赛是如此激动人心和惊心动魄,丝毫不逊于传统的体育竞技比赛。2002年2月15日比赛的两支队伍是x档案队(x·files)和黑色天堂队(blackheaven)。他们一共进行了三场比赛,使用的都是广大cser喜闻乐见的地图:cbble、office和nuke。cbble和nuke是匪徒放炸弹的地图,office是警察营救人质的地图。x档案队在北京,黑色天堂队在南京,他们通过网络服务器进行比赛。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次比赛的结果成为了cs历史上的一个传说。x档案队在队长阿杰(其在战队里的id为x·files│jim)7和天才狙击手西城(id为x·files│x)的带领下,创下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纪录:他们不仅赢得了全部三场比赛,而且在每场比赛的小局里,他们未失一局。也就是说,黑色天堂队从来没有胜过哪怕任何一局。此事被好事者传播到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虽然说黑色天堂不是名队,但他们在江苏颇有名气,2001年底刚刚夺得嘉德杯南京地区冠军,江苏省第二名的好成绩。如此一支实力颇强的队伍,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输给了北京x档案队,着实令人惊叹x档案队的实力。比赛的评论贴在了ccsk(中国cs联盟)的讨论版上。帖主似乎是北京cser,激动不已地报导了这次比赛的情况。文中特别提及队长阿杰和狙击手西城,认为正是这两个核心人物使x档案队成长如此之快,迅速由北京地区的no1向全国冠军的梦想迈进。网友们的回帖颇有意思,部分摘录如下:小添填:是不是真的啊?好恐怖啊~顶~我是你爸爸:作弊~我再顶~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哭:(((((((((我为黑色天堂哭~不过x档案队实在太强了。。。neck-cuter:哈哈,阿杰是我教出来的徒弟~miner:楼上是喝多了吧?满嘴胡话~阿杰打cs的时候你还是液体呢!葱葱氓氓:楼上的楼上是mm??????顶~酷酷男:这里有美女?谁是mm?qq号码多少???亚洲第一蟀锅:人妖~~~~~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妖要是有了仁慈之心,就不是妖了,是人妖~我吐啊吐啊吐啊:恶心。。。真命天子:操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网络资本家:想知道网上轻松赚钱的办法吗?只要详细阅读本文,你可以轻松每月拿到上千元。我一开始也不信,但试了试之后觉得真的是这样,绝不骗人。(以下略去1200字)……由于比赛用的服务器上了密码,并且没有打开hltv服务器8,所以除了两边的队员没人知道比赛的具体细节。这三场比赛连同每场比赛里的24小局仿佛上了密码一样永远不为外人所知了。而黑色天堂队在这场比赛后突然解散,队员们都改行去打网络游戏“传奇”了,而且没有人再提起自己是黑色天堂队的队员。这支曾经显赫一时的队伍永远地消失了,仿佛从来不曾存在一样,甚至连对它的记忆都要努力抹去。两个月后。时间:2002年4月15日晚地图:de_dust参赛人员:x档案队vs杰克战队(安徽)网吧里x档案队的专用区坐满了人,然而大家都静悄悄的,没有任何说笑的声音。x档案队的队员们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队长阿杰。阿杰再次看了看手表,已经七点三刻了。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只缺西城一个人。他面无表情,只是不时张望网吧的门口。然而那里总是没有人影出现。终于他开口说道,请大家戴好耳机,进入指定服务器。队里一个年轻队员说:“西城还没到,狙击手的位置怎么办?”阿杰说:“先空着。如果我们开始比赛了他还没有到,那他就失去参赛的资格了。至于他这次迟到的处罚,比赛后会公布。”他停顿了一下,又特别强调道:“尽管是场友谊赛,但请大家认真对待。对方是安徽的名队,大家加油!”站在队员旁边的慕名而来的观众们开始兴奋起来。偶尔有交头接耳的,在阿杰严厉的目光下又缩了回去。队员们开始进入服务器,加上阿杰目前一共是四个人,就缺西城一个。二线、三线的队员则整齐的坐在比赛队员身后,认真观看比赛。此次比赛的双方是安徽的杰克战队(jack)和大名鼎鼎的x档案队。杰克战队的比赛队员名单如下:=jack=232(队长)=jack=dead(狙击手)=jack=gigi(冲锋手)=jack=so(外聘枪手)=jack=yoki(外聘枪手)x档案队的比赛队员名单如下:x·files│jim(阿杰,队长)x·files│x(西城,狙击手)x·files│liming(李明,冲锋手)x·files│rabbit(兔子,手雷手)x·files│peter(王比德,自由人)比赛用图为dust,是匪徒放炸弹的图。比赛开始时,双方各有一分钟时间熟悉环境。比赛双方各自待在基地里。上半场x档案队是警察,杰克队是匪徒。利用这一分钟时间队长阿杰用警察内部通讯告诉大家,第一场手枪用1号方案。一分钟很快过去了。观众人群再次蠢蠢欲动。“阿杰加油!”观众里有人忍不住喊了出来。而阿杰专注地看着屏幕,对旁边发生的事情置若罔闻。与此同时。南京。“我的茶杯哪儿去了?”危险的屁坐在电脑前,头也不回地问刘左。刘左说:“在它应该在的地方。”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危险的屁说:“算了不喝了, 山东11选5反正比赛快开始了。”刘左说:“你终于认识到了, 山东十一选五比懒的话, 山东11选5投注技巧你永远会输给我。就像cs你永远也会输给我一样。”屁哥说:“人各有特长, 山东11选5走势图你不能以偏概全。跟我搭上之后你不觉得开始好运连连了吗?我们每星期都有生意做了哈。”刘左说:“得,你这回找的好活——打一场比赛才三十块钱,而且还是必须赢才给钱。”危险的屁说:“唉,日本和美国经济都不景气嘛,目前中国下岗工人也多,钱不好挣啊。三十块也不少了。况且人家说了,大赢的希望很渺茫,不过只要赢几个小局就行了。待会我们不要乱说话,免得被人发现我们不是杰克队的。吊人也真是的——他们实在是太怕x档案队了。”刘左慢慢转过脸来,凝视着屁哥的脸。令人惊讶的是,屁哥的脸竟然红了。他有些忸怩地说:“别这样看着人家嘛……怪肉麻的……”刘左说:“我没听错吧?x档案队是什么队这么牛逼?老子是中国第一批……”屁哥接道:“老子是中国第一批cser,是从df转过来的玩家。老子玩df的时候,那些小兔崽子还在玩街霸呢……你的台词我都背下来了。我告诉你,x档案队号称中国最强队,它是去年北京地区cs大赛冠军,华北地区冠军。今年它上升的趋势更是气势如虹。在过去短短两个月里他们挑掉了中国几乎所有的地区冠军队。而且都是大比分绝对优势赢的……”屁哥咽了口口水继续说:“……他们的队长阿杰和狙击手西城已经成为中国cser的偶像了……**,追他们的mm不要太多啊。想起这个我就愤怒不已。妈的我就是一根草,命苦……不好,比赛开始了。别忘了你现在是杰克队的队员,id是=jack=so,我的id是=jack=yoki。靠,多难听的名字!”刘左忽然跳了起来:“茶杯在厨房搁板下面的地板上,待会中场休息的时候谁杀人数少,谁就去倒水吧!”屁哥忿忿道:“你就会欺负我!”dust里放眼望去是一片土黄,仿佛荒芜废弃的遗迹。即使石头砌就的半高围墙也透着苍凉,似乎是世界尽头偶然遗忘的一个角落。警察和匪徒分别出生在地图的两侧,中间有二条通道。一条是笔直的有坡度的大道,中间有些锈旧的箱子可以作为掩体;第二条是室内的通道,有三个出口连接外界。匪徒的放包点一个是在警察基地(这意味着他们如果想占据包点必须攻进警察基地);另一处是在室内通道的一个出口处。阿杰带领x档案队的队员们站在自己的基地上。警察的基地海拔相对高些,可以俯视下面的情况。面对dust的苍凉大地,阿杰深深吸了口气,说:“是时候了,出发!”警察队员们敏捷地奔跑起来,试图以最快的速度占据最有利的地形。阿杰和手雷手兔子进了室内通道;冲锋手李明和自由人王比德转向了大坡道。只有西城的身影孤零零留在基地,没有任何反应。兔子什么都没买,只买了两支雷9,一支闪光雷一支手雷。阿杰心领神会,侧身躲在门口。兔子纵身奋力一掷,一支闪光弹扔进了室内洞里。阿杰随即闪电般冲进门洞里,迎面碰上了杰克队的冲锋手gigi,阿杰三枪解决了他。屏幕上的显示是爆头10。尽管手枪里只剩下九发子弹,但阿杰并没有急着换弹夹。他换成行走模式,掠过敌人的尸体继续悄无声息地前进。果然,在另一个出口有个匪徒正拿着颗手雷悄悄等着。双方同时看见了对方。拿雷的不是别人,正是自称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生不逢时、人见人爱的屁哥——危险的屁。屁哥不是吃素的,一看见有个警察蹑手蹑脚蹭过来,立刻把手里的雷扔了出来,同时高高跳起防止对方爆头。然后一边后退一边用手枪拼命还击。屁哥的整套动作流畅无误,反应迅速思路清晰,一个标准悍匪该做的他全做了。他一边退一边念念有词道:“老子这就送你归位!”然而他遇见的是阿杰。阿杰在屁哥手雷扔到的时候已经隐身到了木箱后面,后面的兔子因为躲闪不及被手雷炸死了。屁哥正在咧嘴傻笑“开门红”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飘了起来,一注鲜血高高喷出。屁哥看着屏幕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死了?这小子用usp穿箱打死的我?”然而阿杰并没有因此罢休。他侧耳听了一下室内的动静,随即果断的由原路返回,跑向大坡道支援队友。不知道是x档案队没有进入状态还是真的浪得虚名,刘左和杰克队的另外2个队员冲过大坡道,一举歼灭了在那里伏击的两个x档案队员。此时名单上x档案队只剩下队长阿杰和狙击手西城还活着。在人数上,杰克队占了优势。冲上坡道后,拿着c4的刘左对队长做了个手势,跑向了警察基地准备埋包。而另外2个队员则稍稍拉开距离跟在后面以便掩护。兴致勃勃跟在刘左后面的两个杰克队的队员里有一个是队长,名叫232。需要说明的是杰克队由于经费有限(换句话说就是比较穷,更没网吧养着),因此各自分散在家里或网吧里同时进入服务器打比赛。此时队长232坐在家中的电脑前,心里稍稍笃定了一些。情况没有像他想象得那么恐怖。毕竟这些x档案队的队员也是人,只要安下心来打,总不至于输得太惨。而且一不小心说不定咸鱼翻身还能赢了他们。如果赢了他们,那么全国的cser都要对杰克队另眼相看了。232甚至想象到了网上铺天盖地的评论“杰克队惊人地赢得比赛,x档案队含恨败北……”“杰克队队长显示出狂野的个人技术和团队组织能力,他们当之无愧地赢得了比赛。”想到这里232的脸微微红了——“我都在想些什么呀,现在可是在比赛,”他想到,“不过花钱请的这两个枪手应该不错,真是英明决策呀……”刘左的身影刚刚转进警察基地的大门,232和他的队员正要跟进,忽然身后有枪声响起,新闻资讯232身后队友的死亡信息报告随即出现在屏幕上。232心里一惊,迅速回身寻找枪源,同时试图将自己隐藏到掩体后面。然而一切都晚了。阿杰从墙上纵身一跳落在地面上,在他跳的时候同时开火射击。232只觉得自己一软便倒在了地上。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上自己被爆头的信息——“他在空中用手枪爆了我的头,这是什么样的人做到的……”232切换到刘左的镜头上,焦虑地看着他继续向警察基地跑去。“一切靠你了……”他喃喃道。刘左从屏幕上看到了队友相继阵亡的消息。他没有停止脚步,而是继续向埋包点跑去。远远的,他看见了西城孤零零站在那里的身影,立刻知道是个“死警”。他啪啪两枪搞定了他,随即在指定地点埋下了炸药包。游戏设定炸药包是35秒爆炸。在此期间如果警察解除了炸弹,匪徒仍然输。所以匪徒埋好了包之后不能立刻离开,一般要护包一段时间,直到确定警察没有足够的时间拆除炸弹再离开。然而刘左没有待在炸药的左右,而是向左边的掩体跑去。在那里既可以看到过来的警察的身影,同时可以很好的掩盖自己的行踪。阿杰早在刘左埋包之前对刘左的动向已经了然于胸。他从警察基地的小道里一路追了过来,追到刘左附近的时候切换成静音行走模式。他不慌不忙地逼近刘左,仿佛胸有成竹的猎人逼近猎物。他那样冷静,那么自信,令空气里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刘左蹲在掩体后面等待着阿杰的出现。他知道那个天才cser正在逼近中,他精确的计算使他的枪口正在从远处迫近自己的面前。——人的一生不就是等待的一生么?等待出生、等待长大、等待恋爱等待结婚以及等待最后的,墓碑。而这次等待的结果是什么呢?是等待他的出现杀了他而获得本局的胜利还是其实是在等待自己本局的死亡?虽然知道一切的疑问几秒钟后就会有结果,可是这几秒钟的等待却特别漫长。不知道为什么,刘左迫切期待和他的对峙的念头胜过获得本局比赛胜利的愿望。成绩单上阿杰的成绩是4∶0。刘左握枪的手微微发热,他知道自己被激起了战斗欲望。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刘左视野里没有任何异状出现。按照常规现在是撤退的时候了,继续守侯并无意义。c4爆炸的强大威力会使自己也丧命。然而刘左的脊背忽然有点发毛,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危险迫近自己。刘左不再多想,立刻跳起身来回头。在他身后,是阿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第一局结束后,西城满头大汗地抱着海鸟头盔出现在网吧x档案专用区里。旁观的人群看见西城的到来,小小地骚动了一下,更有几个mm迫不及待地挥手喊了起来:“帅哥西城,加油西城!”x档案队的队员们却没说话,一致转过脸去看阿杰。西城正要坐到自己的专用座位上的时候,阿杰说:“西城,不要上了。这次由阿k代替你了。阿k,你上场吧,改掉西城的名字。”西城盯着阿杰的眼睛说:“因为我迟到的原因吗?”阿杰说:“是的。”西城说:“我……”阿杰说:“无论什么原因,一个cser首要的任务就是遵守纪律。任何理由都不能为迟到开脱。你在旁边旁观吧,赛后宣布对你的处分。”阿k显然对突然降临到自己头上的好运还不知所措,不过他立刻麻利地上了机。想在x档案队做一线队员打比赛是多么艰难的事情,要越过多少障碍才能走到这个位置啊。尤其是阿k练的是狙击手。而他无论多努力,西城始终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山一样横亘在他面前。所有的光环都围绕在西城身上,大家只注意一线队员尤其是阿杰和西城。没有人看见阴影里的阿k,他仿佛注定是天才的陪衬而存在一样。尽管想过放弃,可是他还是坚持着。阿k深呼吸了几下,稳定了情绪。他渐渐平静了下来。平常自己苦练枪法,苦看demo11,时刻琢磨战术,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加油吧,阿k,也许只有这次机会来证明自己了。”他在心里对自己默默说道。人群寂静。有个mm甚至为西城不能上场而轻轻抽泣了起来。西城在原地站了一会,随即转身走出了网吧。第二局开始了。屁哥哭丧着脸,嘟嘟囔囔抱怨道:“第一局输了就没钱啊,买不起枪,还得用小手枪混日子……喂,你有钱吧,帮我买把枪……”他转过脸去,忽然尖叫了一声:“左,你的脸色好严肃!”刘左没有答理他,径自买了枪后开始冲锋。屁哥转过来对着屏幕发了会儿呆,自言自语道:“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上半场结束时,一共打了12小局。比赛的纪录是x档案队全胜。警匪双方成绩最高的是阿杰和刘左。双方的第二名也同样令人瞩目,分别是阿k和危险的屁。危险的屁颇有些得意。他把成绩单用截图保留了下来,得意洋洋地对刘左说:“就凭这前两名的成绩,咱们也得向杰克队长多要十块钱!”刘左没有说话。危险的屁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不无担心地问道:“咋了?痴呆了?还是挂了?”刘左的手指紧紧握着鼠标,咬牙切齿道:“为什么,为什么赢不了他?!每次都是我和他活到最后,每次都是我和他一对一对峙,每次都是我被他杀死!仿佛是godshot一样,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危险的屁说:“话也不能这么说。别忘了有一局是你先死了,而我活到最后嘛。当然我也是被阿杰给弄死了没错。唉,生不逢时……你比我多杀了10个人,我去倒茶了。”刘左说:“我不喝了,不打了。”危险的屁说:“少花屁了你。”说完起身去倒茶。回来的时候看见刘左已经躺到床上去了,眼睛半睁半闭。屁哥说:“你玩真的啊你?**,那生意怎么办?”刘左说:“我那份钱不要了。你想要,你把比赛打完吧。”一阵沉默。屁哥呆在原地,不知道是不是也痴呆了。过了一会,刘左忽然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接着自己以一种难以理解的姿势从床上掉下来了。跟他一起掉下来了还有一个庞然大物——屁哥。他笑眯眯地说:“床被我跳塌了,你只能坐在电脑椅上了。”刘左“忽”的一下也跳了起来,气急败坏道:“***破坏财产,你不想在这儿住了?”屁哥说:“住不住在这儿,我无所谓。但你要把比赛打完。即使像‘黑色天堂队’那么惨的经历,他们也是坚持打到了最后一刻。况且,我们是赏金猎手,靠这个吃饭的,更要有职业道德!”刘左说:“你不必把一个臭鸡蛋吃完就知道它坏了吧?我们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打个屁啊!”屁哥说:“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结果!我们做cser的,哪怕明知道结局是死也要面对。你个小兔崽子不是中国第一批cser吗,不是df转过来的玩家吗?那就拿出你的本事,证明给大家看吧!看你现在的死相,跟个软柿子一样!你当初涮我的本事哪儿去了?我们俩单挑的时候你把我弄得死去活来,可是我有逃避吗?告诉你,老子没遇到你之前自认cs天下第一无敌手。跟你打了之后方知人外有人,我心服口服。输了就输了,有个屁了不起。但我不会就这样认输,我始终在追赶你,在进步在成长。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就算一辈子也打不过你也没什么了不起,我尽力了。如果还赢不了,那是天意。可是你现在比赛只打了一半,你怎么能就这样认输?今天就算比赛完了你把我撵出门去,就算我们两个从此决裂,我也要强迫你打完比赛。”刘左铁青着脸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走到电脑前,拿起了鼠标。屁哥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心里念叨着:“好歹是六十块呀,到手的鸭子可不能让它飞了……”下半场比赛开始了,一共要进行12小局。杰克队换了角色成为警察,x档案队成为匪徒。开局波澜不惊,正如大家预料的一样——在没有钱买主武器的情况下,阿杰用glock18手枪狂扫警察,无一幸免。警察虽然奋力抵挡但仍然溃不成军。出乎意料的事情是从第四局开始的。第四局出发前阿杰向队友们做了一个小心的手势。因为此前的三局警察始终是在用手枪和他们周旋,第四局开始应该有m4和awp出现了。轻敌的下场只能是失败。阿杰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失败。土匪们手里端着ak、身穿豪华套装防弹衣出发了。一路上没有任何阻拦,匪徒们顺利进入了室内出口外的埋包点。一个匪徒开始设置炸弹,另外三个匪徒在周围保护,阿k则一个人端着awp看着大坡道。很快炸弹设置完毕,三十五秒后炸弹爆炸他们又将获得本局胜利——又或者他们在这段时间里杀光所有的警察,那么即使不用埋包也胜利了。匪徒们踌躇满志地寻找警察去了,只有兔子一个人在护包。兔子手端ak,警惕地望着四周。dust里出奇的寂静,然而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永远不要轻视你的对手”——这是阿杰告诉他的,他一直珍藏在心里。阿杰救过他。兔子曾经是“绿色奇迹队”的主力队员,因为不满队长的独断专行而惹火了队长,被开除出队。“绿色奇迹队”的队长是北京cs界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一时间偌大的北京城竟然没有一个战队敢收留兔子。绝望中的兔子几乎要放弃cs的时候,阿杰找到他,和他单挑了一场bloodstrike。兔子一局也没赢。可是打完了之后阿杰对他说,到我们队里来吧,你通过考试了。兔子看着杀人数0的成绩单心里直发毛,阿杰说:“你的意识很好,有cser的潜力。”他看着兔子又笑着说:“永远不要轻视你的对手。”就这样,兔子成了x档案队的队员。由于他的运气和努力,他在半年后成为了主力队员。他代表x档案队打过了上百场的比赛,其中也包括绿色奇迹队的对峙。他痛痛快快赢了一把。兔子蹲在包点附近的箱子后面,想起往事脸上不禁露出了微笑。“我会走得更远……也许有一天,我会像阿杰一样棒。”他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一声很轻的脚步声——那决不是寻常的脚步声,充满了躲藏的危险。兔子立刻端枪瞄准,可是眼前什么都没有。等他再回头向右边的矮墙看的时候,一切为时已晚。从矮墙上跳下来的刘左已经用m4爆了他的头。兔子的血溅在了他守护的炸药包上。危险的屁跟在刘左身后乐呵呵地捡起了兔子的ak。刘左身形一晃,出了木门直奔警察基地。匪徒们必定去警家扫荡了,正好趁此抄了他们的后路收了他们。屁哥仍然跟在刘左的后面,一边跑一边还哼着小曲:“大树底下好乘凉呀呀呀……”还没拐进警察基地,从坡道上突然出现了狙击手阿k。幸亏阿k用手枪切换成awp的时候用了半秒钟,否则屁哥现在已经归了位。屁哥一边给ak换弹夹一边长出口气,心里面暗暗叫了声:“哎呀我的妈呀……”再看前面的刘左,依然向警察基地奔跑,对自己的情况不闻不问。屁哥心里悄悄骂了句“小兔崽子”——他忽然又笑了起来。其实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阿q,喜欢心里骂人找平衡,偏偏还有个美名其曰“腹诽”。“如果就腹诽这一方面来说,我确实是行家里手啊……”屁哥心里暗自叹道。正自思量间,刘左那里已经又干掉两个了。如今对阵的形式是一比二,对方只剩下阿杰一个人了。只要自己人把炸弹解开,这局就胜利了。奇怪的是,炸弹的滴答声依然进行着,拆弹的人似乎没完成任务。屁哥正在木门外徘徊着,不知道该去支援拆弹呢还是跟着刘左混。正犹豫的时候刘左已经从基地回来了。他喊住屁哥说:“想什么呢,阿杰已经把拆弹的杀了。快去拆弹吧!”屁哥含含混混地答应了一声,还是跟在刘左后面跑进了木门。一进门他就被一声清脆的ak爆了头。屁哥气愤愤地一摔鼠标道:“两人一起进的门,他干吗打我?”见刘左没理他,又自顾自地说:“因为我没跳也没躲……他的枪法太可怕了……看你的了!”刘左躲在箱子后面。刚才进门的瞬间他已经看清楚了阿杰隐藏的位置。毫无疑问,阿杰对他的位置也是一清二楚。从地点上来看,阿杰的位置更有利一些。他的位置比较开阔,可隐身的地方更多。而刘左的位置比较单一,如果敌人主动进攻,只要稍有不慎便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两个相互凝视着,隔着层层掩体。更多的人看着他们两个。网吧里的观众屏声凝气,生怕漏看阿杰的每一个动作。所有的人都在猜测阿杰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还有十几秒钟炸弹就要爆了,所以相当一部分人心里已经默认了防守这个策略——只要拖到炸弹爆炸,这局就又赢了。阿杰应该迅速离开,保存实力。但也有一些人想,刘左肯定在密切关注阿杰的动作,只要阿杰想走,肯定要被刘左(也就是冒名的=jack=so)伺机干掉。不如等到炸弹爆炸,即使一块儿死了也无所谓,反正警察一直赢,钱多得很。杰克队的队长232坐在电脑前,已经紧张得不敢看屏幕了。他紧闭双眼念念有词“南无咪咪托福,上帝观世音保佑,好歹让我们赢一局吧!”刘左蹲在箱子后面,静静聆听着阿杰的动向。忽然“fireinthehole”的声音响起,阿杰扔了一支闪光弹过来,接着就是急急的脚步声——阿杰迅速奔跑过来的同时开始向箱子后面射击。“穿箱打人!”网吧里响起惊叹的声音,“阿杰计算太精确了!”而坐在安徽家中电脑前的队长232已经快哭了——阿杰有三枪打中了刘左,现在刘左只有18滴血了,再中个一两枪就彻底玩完。“求求你,蹲着别动,趁阿杰过来后找定位的一瞬间打死他吧!”232在心里哀求着刘左。然而就在阿杰刚刚接近木箱的一瞬间,刘左忽然高高跳起,冲出了木箱的庇护范围。就在这一瞬间刘左和阿杰两个人再次面对面。刘左和阿杰的目光相擦而过同时开了枪。在一片惊呼声中刘左被打得只剩下了一滴血,而阿杰被爆了头,身子向后倒了下去。刘左长长出了口气,跑到炸弹处开始解弹。他带着拆弹器,几秒种内就麻利地搞定了炸弹。他们赢了这局。北京网吧里一片寂静。过了好一会才有人低低道:“2002年阿杰不死的传说竟然……终结了。”这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竟然传遍了整个网吧。坐在南京家中的刘左不知道,因为他终结了2002年阿杰在比赛中不死的传奇,吸引了几乎整个网吧的人跑过来观看他们的比赛。“阿杰死了”“他被忽然窜出来丫的给打死了”“阿杰不死的传说终结了”所有的人都在低声议论这件事。拥有godshot的魔鬼般的阿杰被爆了头,而且是被安徽一个号称名队实则菜队里的一个没名气的cser,在1v1的对峙中被干掉了。兔子悄悄转过脸去看阿杰,后者的脸上一片宁静,看不出任何异常。他还是那么专注,丝毫没有受外界任何影响。兔子在心里暗自说了声“加油”。比赛终于结束了。人群渐渐散去,队员们回到自己的机子上开始训练。阿杰走出网吧大门,大门台阶的左侧坐着一个抽烟的男人。“喂,我们赢了。”阿杰一边说,一边坐在了他身边,也点燃了一支烟:“我知道你不会走,一定在这里等结果。”阿杰微微笑了,他的笑容里有一种温暖的味道:“西城,你就是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精彩的战况,说来听听?”西城也微微笑了。阿杰沉默了一会。北京的夜晚很难看见星星,只有浓雾和黑云遮在夜空中。可是今晚还好,有清亮的月光映在半空。阿杰在月光和城市霓虹的映照里像一个剪影,即便如此还是掩饰不住他的坚硬。“so和yoki。”他忽然说到。西城说:“什么意思?”“‘杰克队’的两个队员。尤其是so,你要记住他的名字。我想和他们再打一场——你和我,对他们两个。”西城说:“有那么严重吗,需要我们两个联手?据我所知,‘杰克队’里没什么顶尖的高手。”阿杰说:“他们两个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杀手。他们的个人技术绝对不逊于我们。他们会输是因为他们不懂配合。总有一天,他们学会团结和配合的时候,也许就是‘x档案队’让出no.1的时候了。”西城笑了出来:“听你这么说我真是特想和他们挑一场。你今天没让我比赛,我真是损失大去了!”阿杰说:“对了,队里投票决定,对你迟到的处罚是禁赛两场。西城,这两场里都将由阿k代替你出场。”西城轻轻打了个响指说:“收到。”他又笑道:“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今天的迟到,使我认识了一个天使。”阿杰说:“你丫要是再乱泡妞,我开除你。”西城说:“我要是再乱泡妞,我就自己开除自己。”他扔掉了手里的烟头说:“从今天开始,我要攻下她那座堡垒,并且永远坚守在里面。”

,,贵州快3
陕西11选5
推荐阅读